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办浙江都市网协办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变废为宝

垃圾发电,突破垃圾围城之困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国内许多大中城市都面临着“垃圾围城”的困扰,如何处理和利用垃圾成为政府面临的严峻问题。近几年,除了传统的垃圾焚烧发电模式外,更为清洁、环保的垃圾填埋气发电发展迅速,日渐进入公众视野。  

  垃圾场变气田  

  在洛阳瀍河第一垃圾填埋场,每间隔10米左右就竖立着一根井管,井管下端深入压填的生活垃圾中。这些毛细血管般的管道最后汇到一根粗管通向数百米外的垃圾填埋气发电厂。记者在填埋区走了一圈,并没有闻到垃圾腐败的臭味,也没有看到发电厂的烟囱里冒浓烟。  

  以往,垃圾填埋场中的生活垃圾发酵后会产生大量的“臭气”(主要是沼气,其中大约含甲烷55%,二氧化碳40%和少量一氧化碳、硫化氢等)。但现在这些气体经过气体收集和预处理装置后,进入燃气发电机,燃烧发电,其他无用气体由火炬系统燃烧排放掉,剩余物质则变成了水汽。  

  “吃垃圾”还可换欧元  

  开发这个垃圾填埋气发电项目的是河南百川畅银有限公司,该垃圾填埋气发电厂于2009年建成投产,也是我省第一个联合国碳减排权CDM(清洁发展机制)交易项目。该电厂投资2200万元,当前日发电量21600千瓦时,可供应4000户居民用电。  

  两年多来,累计减排二氧化碳53485吨,每吨碳交易价格约为8欧元。有了CDM交易收入,大概5到6年就可以收回成本。  据介绍,由于可以边填埋边发电,垃圾填埋气发电厂服务期限一般为15~20年左右,这意味着收益期将长达15年。  作为河南唯一的垃圾填埋气发电公司,河南百川畅银把河南作为大本营,进入了一个快速扩张期,目前已经在南阳、洛阳、焦作等地投资了10座垃圾沼气发电站。

  与政府双赢  

  现阶段,全国70%以上的城市垃圾都是以填埋的方式处理。之前,政府部门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对垃圾填埋后产生的气体和渗滤液进行处理。而通过垃圾填埋气发电模式,不仅可以消除填埋垃圾产生的废气对周边民众的困扰,还能将废气“吃干榨净”,使之转化成电能,而这一过程不仅投资额小、建设周期短,还避免了二次污染。  

  只要垃圾填埋符合国家标准,日产垃圾300吨以上的城市基本都可以建设垃圾沼气发电厂,不仅发电还可以大大降低垃圾场的运营成本,河南百川畅银副总经理韩旭对记者表示。  

  以一个日产垃圾400吨的中小城市为例,目前建一个国产设备填埋气发电厂投资在1200万元左右,运营基本不需要政府补贴,公司每年还支付垃圾场一定的特许经营许可费。而建设一个垃圾焚烧发电厂企业需要投资大概3亿~5亿元,并且需要大量的补贴才能运营。  

  国家规定,焚烧发电处理一吨垃圾,政府需最低补贴80~200元。如果采用焚烧发电,仅补贴一项每年最低就需要1000多万元,对于很多财力有限的地方政府而言,垃圾填埋气发电明显是一个更为经济的选择。  

  此外,目前许多地方垃圾填埋场选择的都是沟壑,经过气体无害化处理的填平土地可以更快地被再利用,两到三年就可以实现复耕,垃圾场上每年将会“长”出新的土地。

  发展前景广阔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大中城市年产垃圾1亿吨,绝大部分未经处理,垃圾堆存量高达66亿吨,并以每年8%的速度递增。  

  据预测,到2020年我国将新增垃圾发电装机容量330万千瓦左右(包括焚烧和填埋气发电),中国垃圾发电市场容量为149亿元人民币。  

  对于垃圾填埋气发电这个朝阳产业而言,常人避之不及的城市垃圾填埋场正在成为争夺激烈的资源。  

  据介绍,国内省会级城市的垃圾基本已被垃圾焚烧发电公司和国外大型垃圾填埋气发电公司跑马圈地、分割完毕,不入“大鳄们”法眼的中小城市垃圾填埋场正在成为许多民营垃圾发电企业成长的“沃土”。  

  “垃圾处理的基本原则是资源化、减量化和无害化,从技术、服务和模式上来讲,填埋气发电是比较适合中国中小城市,尤其是中西部城市。”河南百川畅银总裁连钢表示,如果垃圾发电能将环境保护和节约能源有机地紧密联系起来,降低成本,前景将十分看好。  

  扶持需完善  

  但是,作为一项新生的垃圾处理模式,在行业拓展初期也遇到了不少政策相对滞后的“缺位”之痛。  

  比如,上网政策——项目发电企业生产的电力如何尽快实现与电力公司的并网,打通发电企业与电网之间的“最后一公里”;价格政策——上网电价理应不低于同类新能源发电的上网电价;税收政策——填埋气体发电项目能否享受与沼气发电、垃圾焚烧发电同等的税收政策优惠等。  

  据了解,目前,我国生物质发电上网电价由标杆上网电价加上补贴电价(每千瓦时0.25元)构成。而垃圾填埋气发电实际上也是生物质发电,但是目前河南垃圾填埋气上网电价并未参照0.75元的生物质发电上网电价标准执行,仅为0.586元,其中标杆电价还执行的是2008年的标准0.336元,但是国家目前的标杆电价已经达到了0.391元。因此,垃圾填埋气发电行业目前并没有完全享受到生物质发电的规定补贴。  

  据业内人士分析,目前,很多填埋气发电企业的收入来源主要依赖于CDM收入。但在《京都议定书》框架下的碳减排义务只规定到2012年,之后是否延续,目前还没有最终的定论,如果碳减排权CDM交易收入生变,而政府的扶持不能到位的话,这些垃圾发电企业发展将受到重大影响。  

  “这是一种新兴的能源开发方式,作为省内从事填埋气垃圾发电业务唯一的企业,很多时候是在为这个行业探路。”韩旭对记者说,“如果能得到更多国家相关产业政策的扶持,相信垃圾填埋气发电产业未来会有更广阔的发展前景。”

责任编辑:赵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