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办浙江都市网协办

您所在位置:首页 > 节约视眼

熊猫箱回收旧衣虽好 监管短板仍待补齐

  


      在当下,快速淘汰的旧衣物成了一种新的消费垃圾。有统计显示,每年我国大约有2600万吨旧衣物被扔掉,但再利用率还不到1%。    

  有关研究显示,如果旧衣物被随手抛弃,水质、土壤、空气等都会受到污染。但如果全部得到回收利用,不但相当于节约原油2400万吨,还能减少800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同时还能进行多方面的资源化利用,其益处可谓不小。    

  由于起步晚,废旧衣物回收存在不少问题,如何进行更规范、更有效的监管,是当下包括上海和其他开展废旧衣物回收的城市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上海和泰花园小区门口,一位年轻的妈妈带着七八岁的女儿,引导她亲手把旧衣物塞进一只憨态可掬的“大熊猫”嘴里。这位妈妈说,希望通过这样的举动,从小就培养孩子的环保意识。    

  事实上,这与上海市近年来大力推行的“大熊猫”废旧衣物回收箱项目相关。早在2010年12月,上海市就开始在居民住宅小区进行废旧衣物回收利用试点,并于2011年5月试点推广至全市。2012年2月,上海将“生活垃圾源头减量分类收集”项目和“废旧衣物回收利用”项目同时列入第5轮“三年环保行动计划”,希望通过这两个项目的建设,实现生活废弃物“资源化、无害化、减量化”的目标。    

  这些萌萌的“大熊猫”废旧衣物回收箱,如今在上海的各个角落都有分布,数量达2000多个。据项目建设方上海缘源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大熊猫”回收箱尤以虹口区最为集中,达到了348个,覆盖了313个小区、213个居委会,覆盖率达55%。    

  自从“大熊猫”废旧衣物回收箱“落户”各社区之后,许多闲置衣物似乎有了去处。当一件旧衣服被“喂”给“大熊猫”之后,等待它的命运究竟如何?相关调查发现,由于回收模式尚未成熟、回收过程缺乏有效监管,“大熊猫”内的旧衣物经常被人窃取,流入不法商贩手中,带来了一定的安全隐患。如何从法律的角度进行更规范有效的监管,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

  回收箱时常遭窃给健康、环境等带来隐患    

  虽然废旧衣物回收箱进驻部分社区已两年多,但却遭遇到了回收瓶颈。在采访中,不少市民都有类似的疑虑:“我当然希望废旧衣物能够通过合理的方式再生利用,但我担心这些衣物流到不法商贩手中,简单翻新之后再流回市场。”    

  家住静安区的李先生曾在路边以及一些衣裤批发市场看到过二手衣物被翻新出售,这让他不敢轻易将旧衣物投放至回收箱。据了解,在上海的街头巷尾,有上万个小贩在回收废旧衣物,一些好的衣服贴上标签被充作新衣服转手倒卖。    

  在上海市虹叶茗园,门卫大叔指着门口的“大熊猫”回收箱说:“这个回收箱子放在我们小区北门口大概有7个多月了,天暖和的时候,半夜总有人把里面的衣服掏出来,一件件选。好点的就自己拿走,不好的就又塞进去。”    

  “几乎每天都有小贩来偷衣服,尤其是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上海市蓝村路501弄蓝村小区保安透露。事实上,这里的“大熊猫”回收箱距离小区门口约20米,上面的门已经损坏,靠铁丝勉强挂在“大熊猫”脸上。    

  “小贩通过‘大熊猫’脸上的这个门,用长长的铁钩就能把衣服勾出来。”小区保安说,这个小区里至少有一半居民都是租住户,许多人在搬走的时候,会把废旧衣物扔进回收箱,回收量很多,不少衣服还挺新的,小贩有的拣了自己穿,有的拿去卖。    

  “除了撬窃,到现在为止,还有3个放在小区绿化带上的‘大熊猫’回收箱被整个偷走。”杨膺鸿说,他报案后在监控录像里清晰地看到,大半夜,“大熊猫”回    

  收箱被装上面包车,偷盗者故意开着大光灯,监控摄像头也没能拍到车牌。    

  曾参与过捐赠的蓝村小区居民张先生问:“你知不知道捐赠出去的旧衣物被用来干什么了?有没有人监管呢?”采访中,不少居民表示,回收箱遭窃,保安不愿管,说不属于他们的职责,“我们捐出的东西如何保证被有效利用呢?”

  废旧衣物收运监管空白亟待补上    

  旧衣物的流向究竟由谁来监管?对这一问题,杨膺鸿也坦言,目前这方面的确是空白。他呼吁政府应尽快建立一个监管机构,以便对整个旧衣物流向进行监管,并对回收旧衣物机构的运作进行监督,让其更加规范化、高效化。    

  但现实情况却是,不仅旧衣物流向没人监管,就连旧衣物回收箱的监管都无人问津。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从性质上说,居民产生的旧衣物属于生活垃圾中的可回收物。而根据2014年开始实施的《上海市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管理办法》规定,生活垃圾中可回收物的回收,由商务行政管理部门负责指导和监督管理。    

  据这名负责人介绍,2011年,上海开始推行垃圾分类,他们也鼓励社区设置旧衣物回收箱,并引导有意愿的企业为社区提供收运服务。目前,全市已有3家企业在从事这项工作。    

  “但是,对于这些设置旧衣物回收箱的企业,我们没有审批的权限,也没有监管的权限。”这名负责人表示,旧衣物回收市场是一个企业自发行为的市场,他们曾希望能够从企业中得到一些数据,比如回收了多少旧衣物及其去向等,但有的企业愿意提供,有的企业不愿意提供,所以绿化市容管理部门无法完整掌握这些数据。    

  目前,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正在和有关部门协同加快“两网合一”,即生活垃圾处置网络和再生资源回收网络的协同,逐步推动废旧衣物等低价值可回收物的有序回收再利用。    

  根据住建部颁发的《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及其评价标准》规定,在垃圾分类中,旧衣物(织物)与纸类、塑料、金属、玻璃等,同属于适宜回收和资源利用的可回收物。遗憾的是,对于废旧衣物的回收,目前没有一个直接监管的部门,这使得许多问题的解决主要依赖于企业的自我监督和改进。    

  废旧衣物回收虽然被定性为“循环经济专项项目”,但上海出台的《上海市再生资源回收管理办法》中没有明确规定,这使得废旧衣物是否属于“再生资源”以及其收运监管应由哪一部门具体负责等问题,至今尚无明确答案。    

  “上海市发改委负责立项,但整个回收流程由谁来监管,我们也不清楚。”杨膺鸿说。    

  针对这一问题,上海市废弃物管理处负责人表示,不同回收公司放置的回收箱五花八门,废旧衣物收运体系难以规范化,在布点和收运的及时性上都存在问题,“接下来我们将规范收运行为,在试点区域统一容器大小,改进废旧衣物回收箱布局,让这个体系更加合理化。”    

  在今年上海“两会”上,旧衣物回收也引起了有关人士的关注。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里格律师事务所主任安翊青专门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通过完善立法来明确相关部门的管理职责,并对旧衣物回收箱项目进行进一步的调研,对现有利益分配机制进行调整。    

  安翊青建议,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应当会同市商务委共同进行查处,并避免旧衣物外流对环境和市民健康产生不利影响。同时,为进一步明确旧衣物回收箱的管理职责问题,上海应进一步完善相关立法,加强对旧衣物回收箱项目的行政监管。    

  她还建议,由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牵头,对旧衣物回收箱项目开展进一步的调研,对现有利益分配机制进行调整。    

  “如果要保持旧衣物回收箱项目的公益性,可以选择让非营利性的社会团体机构承担该项目的运作,并通过政府财政、社会捐助等方式筹集项目运营资金;如果要通过市场化方式运作,则需要让旧衣物回收公司能够从中获得必要的合理利润,才能让公司真正把这项工作当成一份事业去用心经营。”安翊青说。

责任编辑:赵菲菲